行运扫把星第1集分集剧情(全集)

添加剧情

行运扫把星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

童雪陪着悦莹在超高级超贵的名店扫货,冬季最新款的时装出炉了,身为暴发户女儿的悦莹,和有一个资本家男朋友的童雪自然是首批获发邀请卡的客户。面对贵得要命但美得要死的时装,悦莹几乎没当场崩溃,但华衣美服不是童雪生命里的重点,而且今天她的心情份外悲怆,只是为了不想扫了最好的朋友的兴致才打起精神陪着。这时童雪男朋友的电话来了,问明了她在哪,要她马上回家。男朋友的电话就是招魂咒,平时童雪是天大的事都得马上扔到一旁赶回去,但今天不行。她近乎哀求的说还有点事情要办,一定要办完了才回去,男朋友的响应是温文却霸道,简单一句我现在来接你,然后挂了电话。童雪对这个男人一直顺从,不敢有丝毫反抗,但今天不可以,她沉默了一会,对悦莹说有急事要先走,不待悦莹回过神来就匆匆离开了。悦莹马上没了兴致,匆匆买了单就追了出去。悦莹追出名店外,张目四望,对面路上似是有童雪的身影,便立马追过去,却被一辆车子撞倒,没撞死,但扭了腿。司机和车上的男子赶紧下车察看,男子先冷冷向着名店里飞快瞥了一眼,然后向悦莹道歉。男子不但帅,气度还不是一般的华贵,悦莹眼前一亮,以为天降帅哥。男子还很有风度的关心悦莹是否扭伤了腿,活泼的悦莹抓紧机会要帅哥送她回学校,男子答应了,把悦莹扶进车里。千山暮雪分集剧情介绍这一幕早被人盯上了,后面一辆车上的私家侦探赶紧用相机连环拍照…。男子的感觉非常敏锐,似有所警觉,但不动声色。送走了悦莹,男子走进了名店,而私家侦探的车也在后面跟踪而去,同时在车上打手机给客户报告:「查出来了,莫绍谦的秘密情人是她。」车子开走,男子冷冷的看着名店,童雪竟然已先他一步走了,脸色一下子冷了。他就是莫绍谦,私家侦探搞错了对象,童雪才是他的秘密情人。能让童雪敢反抗莫紹谦,是因为今天是她父母的忌辰。童雪抓紧不惜一切反抗得来的时间来到父母墓前拜祭,对着亡父亡母的墓,十八岁那年父母车祸身亡,让她伤心欲绝的一幕再上心头…当童雪赶回那个「家」的时候,莫绍谦已冷着脸在等她,当莫绍谦证实了童雪不随传随到是为了拜祭父母,突然暴怒起来,甚至打碎了他收藏的一盏灯,那可是他花了心血才辗转到手的!因为莫绍谦少有的一个喜好就收藏灯,此番举动让童雪深陷恐惧。莫绍谦警告童雪,她要再不听话,下场会和这盏灯一样。跟了莫绍谦两年,早就习惯了莫绍谦的喜怒无常。等忍受完莫绍谦对她的身心折腾,童雪还得打起精神软声道歉。但莫绍谦今天的反应也是异常,非但不领情,还出言讥刺,更讥刺到童雪父母的头上来。甚么都能忍,侮辱她的父母童雪就不能忍!但莫绍谦就是猫捉耗子,很享受那一擒一纵,狠狠的伤害了童雪后却拿出了一只鸽子蛋般大的戒指送给童雪,但这手段更让童感到侮辱,拒绝了不要,更再一次违抗莫绍谦要她乖乖待在家里陪他的命令,坚持换衣服出去工作。莫绍兼冷冷的看着童雪离去,隐忍不发。童雪忍着屈辱和愤怒,打起精神赶到了一所正装修的新房子,悦莹也已在门口等她了,这是他们两人挂职的设计公司派给他们的工作,为一对幸运地在股票投资上捞了一把的老夫妇设计新房子。童雪为了这所房子花了很多心思,因为父母早逝,她无法让父母过上好日子,所以把感情投射到这老夫妇身上,希望能尽量满足他们的心愿。但这时设计公司的另一名设计师来到,童雪这才知道,公司竟然突如其来的把这项目交给别人了!童雪和悦莹马上赶回公司,老板的答案是某股东认为童雪不适合做这个项目,下令换人!悦莹当下就拍桌子,股东怎么会管这种小项目,分是老板你搞针对!但童雪却心里有数:谁能如此神通广大?谁会因为她「抗命」而步步进迫?只有一个莫绍谦!童雪背着悦莹打给莫绍谦质问,莫绍谦也直认不讳,而且警告童雪如果不马上回家那研究生也不必念下去了。童雪一忍再忍,哀求莫绍谦给她一点时间,因为今天是父母忌辰,早就答应了舅舅回家吃个饭见见面,她去去就马上回来。但童雪得到的响应是莫绍谦把电话挂了。挂了电话后,才看见莫绍谦竟然是站在童雪父母的墓前,莫绍谦紧盯着坟墓,那一幕重上心头:父亲脑溢血猝死,千山暮雪分集剧情介绍当他从国外赶回来时,只能看到父亲已经变得冰冷的尸体,年青的莫绍谦连哭也哭不出来…。。一个年青男子的来到把莫绍谦的思绪拉回现实,这男子似乎是莫绍谦的私人助理。莫绍谦绷着脸问年青男子,查出了当年童雪父亲是被何人收买来出卖他的父亲了吗?年青男子说还没查到,但另一件事已查出来了…KTV一房间里,私家侦探忐忑不安的等候着,专业跟踪的侦探非但被反跟踪,而且被「请」到这里来了。年青男子走进房间,礼貌的、软硬兼施审问是何人指使,侦探虽然灰头灰脸,但倒有职业道德,坚持不能泄露商业秘密,年青男子便拿走了侦探的相机离开。年青男子到了另一房间,莫绍谦已在等着,当看到了相机里的人是悦莹而不是童雪,几乎不屑的笑出来了。至于是谁指使也不必再问了,除了「她」,还会是谁?这边厢,童雪已在舅舅家里了。舅妈对童雪不是不好,只是二人素来不亲热,尤其当童雪看到表妹可以对舅妈肆意撒娇,让今天的童雪更感怀身世情何以堪,便选择了陪舅舅一起去买菜。童雪陪着舅舅去买菜,这是她唯一的亲人,但是她的苦却不能对这唯一的亲人诉说,不过对父母的思念却是可以分担…当年童雪赶到医院,母亲已经救不活了,父亲却还撑着最后一口气,当童雪答应了会好好活下去之后才肯断气…之后半年,寄居到舅舅家的童雪未开口说过一句话,每天坐在阳台上像等候父母回来,直到半年后某一天,舅舅发现童雪在阳台上,借着阳光磨木材,说要给父母做一个房子,她小时答应过父母的…当日舅舅悲喜交集,拥着童雪泪流满面…此刻童雪看着正细心挑选鲜肉的舅舅,满心感激。当童雪和舅舅回到家里,童雪几乎吓得脸色都发青了,舅舅也好像露出一丝诧异,因为舅妈和表妹正在热情招待一个不请自来但姿态体面的客人:莫绍谦!童雪马上明白是莫绍谦一心要她好看,她只是不明白为何今天莫绍谦比平常更咬住她不放,父母是她的底线,舅舅一家也是,莫绍谦今天是铁了心要踩到底线了,但这让童雪更明白了她是无法与莫绍谦斗的,便暗中对莫绍谦递了个哀求眼神,同时强笑的对家人说原来是忘记了今天要陪莫绍谦应酬,不能留下来吃饭。莫绍谦满意地带着童雪离去,但临走之前这猫还要再玩耗子那么一下,随手的把那鸽子蛋戒指送了给舅妈算是见面礼。离开了舅舅家,童雪一声不敢吭,不敢再惹恼这男人,而莫绍谦只淡淡的说了句:我饿了。莫绍谦把童雪带到一高级餐厅用餐,来到了这餐厅,童雪才醒觉到事情还没完,莫绍谦是生气了,他今天还不打算放过童雪。莫绍谦一边用餐,且一边笑问童雪可记得这里?记得!怎么可能不记得!这餐厅正是两年前童雪遇上魔鬼的地方!两年前童雪在这家餐厅当服务员补贴生活,在私人包厢初遇莫绍谦。初遇魔鬼的一幕痛击心头,躲也躲不开,让童雪这顿晚餐要把眼泪一忍再忍,而莫绍谦是不无快意的欣赏着…二人回到别墅,就是他们的「家」,莫绍谦不打算让童雪休息,马上把童雪扔到床上,开始贪婪的掠夺她的身体,且一边在她耳边轻问,还记得这张床吗?记得!怎么不记得!两年前,舅舅受贿被莫绍谦拿住把柄,以此要挟,为了舅舅,童雪到了一海边小屋见莫绍谦,她以身体交换舅舅的平安,就是在这张床上…。终于当上了情妇后,莫绍谦不但特意给她买新房子,还把小屋的那张床也搬了过来…。此刻在床上,童雪顺从的努力的迎合着莫绍谦的掠夺,脑海里却浮现出萧山淡淡的身影,她要用这淡淡的身影抽离于此刻身心的痛苦,但敏感的莫绍谦很快就察觉到了,粗暴的把童雪拉回现实里,还狠狠的因为童雪的不专心,从明天开始禁足,不让童雪上学和工作,以后童雪只能每天都乖乖待在家里等他回来,直到他认为够了为止…暴风雨终于过去了,当童雪终于可以独个躲在被窝里哭泣的时候,莫绍谦却在书房里打EMAIL,但这时的莫绍谦却忽然变了个人,那神情,竟然是痛苦,和悲伤…这时手机响起,是亲信老臣子来电,语气焦急的报告他岳父终于出手了,莫绍谦让另一亲信老臣子陈经理负责的建设文化艺术村的项目,被他岳父派系的人出手拦下了…。翌晨,童雪才一醒来回复意识,恐惧即袭上心头,她不知道莫绍谦消气了没有,不知道今天莫绍谦又打算怎样去整她,而且从今天开始她要失去自由了,她惶恐、她痛苦…。这时房门打开,进来的不是莫绍谦,而是一贯地对她维持表面尊重,其实待她是不冷不热的管家。管家进来说莫先生已走了,千山暮雪分集剧情介绍童小姐也够钟去上学了。童雪无法反应过来,走了?而且心情一下子又变了,又放我一马让我去上学了?…。就像一根本已绷得紧紧的弦线一下子松了下来,让童雪感觉不到开心,只感到全身软弱无力,只想就此放弃…。然后童雪目光落到那给父母做的还没完成的模型小屋…父母的幻想淡入,就坐在她给他们做的房子里,父亲的慈和,母亲的秀美,正微笑提醒童雪,你答应过会好好活下去的…。淡回现实,童雪的生命力像一点一滴的回来了…。这时悦莹又来电话,问童雪男朋友来了,今天是否不上学了?…悦莹永远充满了阳光般活力的声线更是童雪重要的精神力量,童雪振作起来,擦去未干的泪痕,梳洗更衣…管家送童雪出门,问童雪今晚会否回家?童雪淡淡的回了句:回宿舍,那里才是我的家。车上,莫绍谦接管家的电话,报告童雪已经如常去上学,没事,让莫绍谦放心。莫绍谦淡淡回了句:我知道了。原来莫绍谦的车是停在路边,他正在车上遥望向对面马路的公交车站,凝视着童雪与悦莹会合,并与悦莹笑着上了公交车,那眼神莫测如海,看不出他此刻心里想的是甚么…。。这时手机响起,是老臣子十万火急的问莫绍谦起程回来了没有?这边出事了,你岳父慕长河趁你不在把陈经理开掉了!…。莫绍谦神情一变为冷酷和坚毅,收拾心情:开车!远中集团大楼外,被记者堵得一片扰攘,原来是老臣子陈经理正坐在阳台外情绪崩溃失控的号哭,更满腔悲愤的大声控诉慕长河父女以卑鄙手段掠夺莫家,迫我家少爷政治联婚,坑了咱们家少爷一生!慕家大宅内,慕长河正脸罩寒霜的看着电视新闻直播,新闻里陈经理的一字一句就像一下又一下的掴了他的耳光。这时一个淡静优雅的少妇静静坐到慕长河身边,正是莫绍谦的妻子:慕咏飞!